重庆市万州区政府公开信箱
            
发布单位: 万州区政府
邮件字号:
渝公安信箱[2017]8618
来信内容:
村组长贪污索贿
致市公安局:
左希成(身份证:511203197807083912),中国共产党党员,现系万州区后山镇天顺村居民,联系电话:13631604009。
左希江(身份证:511203197807113915),现系万州区后山镇天顺村居民,联系电话:18688654099。
我们现就天顺村若干问题向贵委员会做实际举报,具体问题如下:
一、万州区后山镇天顺村6组村民左明俊于2008年8月去世后,村组长何明坤听村支部书记张太满之吩咐,从左明章(左明俊哥哥)处骗走左明俊的身份证说办事,但没说明具体办理何种事宜。今年8月份偶然发现左明俊还有耕地保护补贴,据区农委查明2011年至2016年发放的该土地的补贴款1160元,并根据银行取款记录查明该补贴款由何明坤签名领取,后该补贴款既没入村财务,也没向村民公开。左明俊去世后他两个哥问过村书记,村支部书记张太满明确告知没有任何补贴款。
二、重庆市政府实施的农村老宅基地复垦政策惠民政策, 2012年后山镇天顺村开始拆除符合政策要求的各村民老宅房屋工程,全村拆房工作完成之际,因工程队原因还剩村7组村民左明全老宅没拆,村组长何明坤向左明全索要4000元,美其名曰拆房费,威胁不给就不拆,使其拿不到复垦补贴款。后左明全不得已在桥亭集市邮政储蓄所取现,在储蓄所门口给何明坤。
三、村里党员的每年上交年党费按照党费交纳标准应为30元,但何明坤却向左希成本人实收60元,上交给村委党支部只交了30元。
综上事实所诉,2017年8月我村村民左明章、左明华共同向后山镇纪委进行举报。
在后续的调查中何明坤辩称左明俊的土地补贴款是拿来村公用,实际是在后山镇纪委调查过程中何明坤本人把该补贴款私下交还给左明章、左明华两兄弟,后因区农委介入调查此事,该款项交还村委代管(在调查期间,村支部书记、村长和小组长共同和左希成通过电话联系,在电话中村组长何明坤本人也认可该事实,村支部书记张太满和村组长何明坤在电话中明确希望通过左希成来做左明章和左明华工作,希望不要在追究此事)。综上所诉,第一为何隐瞒整有多年时间并未告知其法定继承人;第二如果是村集体理应入村委财务(该款项是否入村财务,现申请相关部门对天顺村账务进行审计后并向村民公开审计结果);第三国家政策明确要求村务公开透明,该款项既没入村帐务,也未按规定进行公示。对此既然左明俊人已去世,作为村干部,理应上报政府取消国家补贴,反而以欺骗的方式从左明章处骗取身份证,用于非法骗取国家耕地保护补贴款,并且情节相当恶劣。
关于向左明全索要所谓的拆房工程款一事,何明坤开始不承认,后又狡辩说左明全给他说了谢谢的,要不是他帮忙,还拿不到复垦补贴款。全村复垦户都没有出过钱,就只因只剩个别复垦户最后因拆除工作条件限制来挟索要钱款。问题是老宅折除复垦工程政府有这笔预算,不用百姓出一分钱,这通过市政府公开信箱上询问,转到后山镇,后山镇政府来电话明确表示复垦工程款不用农户支付任何款项。
关于多收取党员党费事宜,何明坤辩称是收的两年的。但是在实际收取时明确告知我(左希成)按照党费交纳标准,我一年党费是60元整。按照党费交纳规定,党费交纳只有下限,上限为自愿交纳。但实际何明坤上交村支部书记为30元,后本人追问时才辩称多收的是下一年的,对此本人想确认党费可以提前收吗?就算提前收为何又不说明?对于何明坤作为一个多年的老党员,应该对党章是熟记于心的,理因不可能犯如此低级错误。
另在调查期间村支书张太满向举报人游说不要追究何明坤的责任,让他道个谦就行了,干满这届任期就退休了,这样撤职名声不好,不光彩,说你们是不是要钱,他们拿钱出来。难道举报人是为了钱?还是拿来封口的?老百姓是要清政廉洁、服务于百姓的村干部,不是要如此贪腐的蛀虫。
镇纪委在长达四个月的调查后(是在左明章和左明华多次到镇纪委催促以及左希成多次电话催促镇书记的情况下),11月29日才姗姗来迟的口头告知处理结果是认可何明坤的辩解:左明俊的土地补贴款是拿来为集体所用,向左明全索要的所谓老宅复垦工程4000块工钱是该收的,并且这几起事件并未合并处理,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法处理,从而来规避法律的惩处。只对何明坤批评教育,写检讨。综上所诉我方是不能够认可以上事件的处理结果。
习主席说过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党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再次恳请上级领导重新立案调查处理以上事件。



举报人: 左希成、左希江

2017年12月26日
办理单位: 后山镇
办理结果: 来信人:
您好,收到您的来信,万州区政府按照职能职责立即责成后山镇调查处理,现回复如下:
一、关于左某俊死亡后的粮食直补款由组长领取问题。经调查,何某将左某俊的粮食直补存折一直作为本组集体收入由自己管理,调查核实确有部分群众知情,虽曾经想为组里做点公益事业来开支这笔钱,但始终没有实施,没有给大部分群众讲清楚这钱的来龙去脉的事实属实,未公开透明的情况属实。
二、关于左某成党费让组长何某代交问题。左某成给组长60元党费,而组长确实只交了30元给支部书记,而剩下的30元,组长本人表示准备给左希成交第二年的党费,但一直没有给左某章家里说明情况,此事存在何某不公开透明、自作主张的问题。
三、关于左某全家宅基地复垦时给组长4000元钱问题。经核实,起初左某全不愿意复垦拆房子,待本组其他农户的房屋复垦基本结束,负责拆房的施工队的机械都撤离后左某全又想要拆房,施工队表示只能人工拆除,不能机械拆除,4000元钱由施工队用于支付工资,经核实过当事人左明全也证实了上述事实。
针对您反映的问题,后山镇、区农委进行了认真调查核实。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相关规定,已对您反映问题的当事人进行了诫勉谈话及书面检查的处理,相关调查和处理决定也对您反馈。
感谢您的来信,祝您生活愉快!
2018年1月9日
回复时间:
2018-01-09 10:0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