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大渡口区政府公开信箱
            
邮件字号: 市长信箱[2017]703
发布单位:
大渡口区政府
来信内容:
南海温泉安全措施缺失造成客人死亡,请求追责并督促尽快解决
南海温泉安全措施缺失造成客人死亡,请求追责并督促尽快解决

领导,您好!感谢百忙中抽出时间关切百姓安危,事故经过如下:
2017年2月19日上午,我岳父童*能到大渡口区南海温泉中心洗浴,通过现场监控录像清楚显示,9:31到汤池躺椅洗泡,与随行朋友交流正常并感觉身体良好,9:50随行朋友离开,9:55出现异常,当时有温泉工作人员走过,期间出现多次头部淹水、头部出水,头、手、脚在动,但逐渐困难,头部淹水,10:07随行朋友返回后发现,即扶出水,急救,送服救心丸等,这时人还有动作,据介绍,工作人员赶到、抬至急救室等(但不是专业急救人员),并告知随行朋友无大碍,会自己苏醒,随行朋友便快速更衣,更衣毕得知已打了120急救电话,人被小南海水泥厂的车送往跳瞪卫生院,一直守候在温泉中心外的岳母邓*秀得知上述情况后也第一时间赶到卫生院,从卫生院接诊记录看,11:05接诊,送院之前已经死亡。同时得知事发当时温泉水温极高,有游客可以作证。
我们家属被跳瞪派出所告知已调取了事故和救治录像并作了相关笔录,同时告知要将尸体送至天福堂存放作是否刑事案件排查,需耗时间4-7天。家人和朋友按照派出所安排将岳父遗体送至天福堂,法医检查告知身体无击打等外部伤害,需抽血检查是否毒害,办完手续发现全程无温泉人员和派出所人员参与。接着电话至派出所,要求温泉方及时到天福堂对接,后回话说要到派出所交涉,我们家人急忙赶到派出所并要求温泉法人到场安排并解决,但被告知法人在外地治病,温泉方徐经理到达派出所表示温泉方无责,可以送花圈和礼金表示,在责问救治不当时,告知事发当时救护医生不在(下午才能到岗)等等,并声称可代垫天福堂费用,后经我方强烈要求才答应到天福堂,向天福堂交了一万元现金。
事发开始直到现在(4天),温泉方对我们的家人包括我的岳母没有任何的安抚、道歉,也没有任何的联系,更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意思表达。
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保持极大的克制,通过深受百姓信任和爱戴的市长公开信箱投诉并表达诉求:
一、 按照现场录像等信息可清楚判断,本事故是一起安全措施缺失、安全措施不到位等引起的责任性安全事故,请求追责并督促尽快解决,让逝者尽早入土为安;
二、 温泉方的过错有(包括但不限于):1、水温过高引发逝者出现异常,缺乏必要的安全标识和提示,包括全程没有履行安全告知义务;2、必要的监控人员(有监控或无人值守)、医务急救人员、救生人员等缺位;3、事发过程历时超过10分钟无人发现,而且事发初期有工作人员经过,该人员无任何环顾检查的动作,安全意识严重缺失,企业安全培训不到位,错失最佳救援机会;4、事后工作人员救援不专业,救援措施不当(没有必要的溺水或复苏等救治),错失黄金救援期;5、工作人员告知随行朋友无大碍,朋友离开更衣,再次错失黄金救援期;6、不明情况擅自拖离现场(未经岳母或随行朋友知道和同意,且120急救车未到场),车辆颠簸无任何救治,可能在事发现场已经死亡或途中死亡,彻底断送鲜活的生命!;7,按照有关法律,温泉方未履行必需的人生安全等的保障义务。
三、 上述过错的第六条,怀疑有排练有数的个人或组织蓄意调度和安排,恶意强行撤销事故场景,企图造成医院救治无效死亡的假象,期间是否存在蓄意谋害也不得而知,恳求彻查(包括但不限于温泉方汇报人员、指挥调度人员、车辆和幕僚等),并追究刑事责任;
四、 据悉,该温泉已多次发生类似死亡事件,岳母的舞友(“大姐”)的爱人也是在南海温泉类似死亡,温泉方对处理类似事故相当老练,一般是快速处理现场,沟通协调相关部门,可能存在瞒报或违法等行为,希望明察;
五、 参照今年丰都发生的安全事故赔偿额度(87万元,事故发生即当场死亡)和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赔偿额度(不分老幼91.5万元/人),考虑因温泉方过错造成多次黄金救治的机会丧失等因素,要求温泉方赔偿97万元,并向我们家人道歉。

投诉人:谭青
电话:13638345369;邮箱:2484664217@qq.com

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办理单位: 跳磴镇
办理结果: 尊敬的来信人:
2017年2月19日9时30分许,童*能、郑*贵等10人到跳磴镇小南海温泉泡温泉, 其中76岁的童*能下池后约半个小时,突发身体不适,现场工作人员进行施救,并安排车辆送往跳磴卫生院救治,经卫生院医生和随后到达120医生抢救约半小时后,无效死亡。经协调,家属同意先将死者送往天福堂进行尸检,待尸检完成后,按照相关法律责任,再进行相关赔偿调解。
2017年2月19日14时30分左右,死者被送往天福堂进行表面尸检,表面尸检后重庆市公安局大渡口区分局刑侦支队法医对死者抽血将血样送往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进行毒化检验。2017年2月23日童立能尸体毒化检验结果呈阴性,民警按照程序规定对死者配偶邓*秀进行告知,其丈夫童*能的死亡已排除他杀,不是刑事案件,邓*秀对此意见无异议。
2017年2月24日,跳磴镇政府及派出所组织小南海温泉方与死者家属展开初步协商,家属的情绪激动,提出三项诉求:一是家属方单方面认为此事为安全责任事故;二是家属方希望能够查看死者从温泉抬出后到跳磴镇卫生院的全部视频;三是家属方提出的赔偿金额为人民币97万元。
跳磴镇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认真向家属方宣传相关法律政策,现场调解后建议:1、安全责任事故需由区级相关部门据实进行认定。2、视频如有相关法律手续可以提供(已提供死者在温泉内泡澡的视频)。3、经与温泉方初步协调,目前温泉方认为家属提出的赔偿金额过高,超出其本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建议家属方咨询专业律师后通过司法途径进行解决。目前双方分歧过大,镇政府将主动作为尽快组织双方再行协调,争取早日促成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如还有疑问请致电68535928。
发布时间:
2017-02-28 16:54:45
 

相关信件

重庆市政府网
 新浪微博
重庆市政府网
 腾讯微博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050033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