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右上角 选择浏览器打开

(欢迎您)注销

做好通道带物流、物流带经贸、经贸带产业的文章 江津在开放通道上频频发力

发布时间:2022-05-20
发布时间:2022-05-20
字号: [小] [大] 【打印正文】
分享到:

5月19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货运班列(重庆江津—成都青白江)正式首发,这也是江津首次开行直达成都青白江的货运班列。

近年来,江津在开放通道上频频发力——

2018年,西部陆海新通道江津班列(下称江津班列)开行,江津成为首批融入通道的重庆区县;

2019年7月,江津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行;

2020年2月,克服新冠疫情影响,江津班列顺利复运;

2021年3月,江津班列首次开行企业定制化专列;

2022年3月,江津成为重庆首个开行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班列的区县;当月,中欧班列首次以江津为站点实现回程……

如今,江津小南垭铁路物流中心已经成为西部陆海新通道与中欧班列(渝新欧)的重要衔接点,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的主要到发站点。

抢抓通道机遇

构建开放新格局

5月11日,运载50个标箱、1000多吨货品、货值超400万元的江津班列抵达广西北部湾。至此,江津班列开行达到500列。

对一个区县而言,500列这个数字得来不易。

江津区相关负责人介绍,自西部陆海新通道开行时,江津就开始围绕其布局,并成为首批融入通道建设的区县。

随后,为了进一步推动江津班列的开行,江津先后与防城港、钦州、凭祥等多地签订跨区域合作协议,包括完善通道基础设施,推动江津班列常态化开行等等。也是在各方的支撑下,江津班列已基本实现“去三回三、每周六班”的开行频次。

抢抓向南开放机遇,是江津重视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原因。

江津区相关负责人说,近年来,东盟成为重庆最大的贸易伙伴。而在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支撑下,重庆向南开放迎来了新的机遇。

“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不仅能让江津深度参与重庆新一轮对外开放,也能为江津加快融入‘一带一路’奠定基础和优势。”该负责人说。

不只是南向,江津在“东西北”其他三向通道,都在积极参与。

向东,江津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加速对接东部沿海地区,推动更多新兴产业落地布局;向西,加快与中欧班列衔接,联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向北,则加快轨道交通5号线跳磴至江津段等一批融城通道建设,借助主城航空等口岸优势,提升开放层次和能级。

“通过拓展通道,江津紧紧扭住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着力构建立体式与内畅外联的开放格局。”江津区委书记李应兰说。

市政府口岸物流办主任巴川江表示,江津是重庆辐射川南黔北的重要门户,具备“水公铁”多式联运的优势。

以通道为纽带

助力产业优化升级

今年3月,德邦西南总部基地正式入驻珞璜临港产业城。根据规划,这一基地将辐射渝川云贵等西南地区,打造多元业务的综合性产业集群,预计今年营收额超过10亿元。

德邦之所以落户江津,很大程度上看重了这里的“通道”优势。

德邦快递重庆转运中心总监王聪说,物流运输离不开通道支撑,珞璜临港产业城集聚“水公铁”三种物流模式,也是西部陆海新通道、长江黄金水道、中欧班列三大物流通道的始发地,是做大做强物流运输产业非常好的选择。

重庆中欧木业有限公司也落户在珞璜临港产业城,其负责人杨斌表达了类似观点。

“我们正在打造‘重庆国际木材及木制品交易平台’,这就需要物流通道的支持。”杨斌说,很多俄罗斯进口木材都是通过中欧班列(渝新欧)运至重庆。临港产业城能对接通道,也有产业集聚。未来,公司借助这里的物流和产业优势,打造“集采、集运、集储、集散、集加工、集销售”于一体的全产业链集群,有望吸引上百家商户入驻,带动木材精深加工企业集聚江津,可新增产值300亿元,进口贸易额10亿美元以上。

江津珞璜临港产业城管委会有关负责人介绍,2021年,在通道推动下,珞璜工业园已实现工业总产值600余亿元,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达155户,实现外贸进出口额约192亿元。

“通过物流通道,我们还能更好地对接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资源。”该负责人说,下一步,珞璜临港产业城将重点发展消费品产业、材料工业、装备产业、汽摩产业,同时聚焦智能家居、纸制及包装等细分领域,力争到2026年规模工业总产值1000亿元以上。

瞄准“陆港”枢纽

对外开放步稳蹄疾

“开放的力度有多大,发展的舞台就有多大。”江津区委书记李应兰说,“十四五”期间,江津将把全面融入共建“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作为重点任务,努力实现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

着力推动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方向。

比如,江津谋划主动分担重庆主城都市区及渝川黔的物流服务功能,通过与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片区协同共建重庆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不断拓展多式多向物流货运大通道,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和长江经济带重要物流枢纽。

“我们将争取开通中欧班列(渝新欧)江津班列。同时,我们力争在3年内,推动江津班列的到发货量占全市南向通道的50%以上,到发货值超过500亿元,全力打造西部陆海新通道南向班列的主到发点。”江津区相关负责人说。

同时,江津将进一步提升开放平台能级。比如,高质量建设江津综合保税区,瞄准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加工制造中心、研发设计中心、物流分拨中心、检测维修中心、销售服务中心五大任务,建设全市重要的开放型经济发展平台。力争到2026年,江津区实现商品进出口总额达400亿元。

“我们还会进一步释放临港的开放动能,做好‘通道带物流、物流带经贸、经贸带产业’的文章。”李应兰说,下一步,江津区将充分发挥临港物流的带动效应,培育集聚国际经贸、国际物流和面向国际的现代制造业,不断提升科技创新发展能力,力争到2026年,规模工业总产值达800亿元以上。